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花园里的父爱。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花园里的父爱。
有天,放晚学后,我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 下身穿着白色的短裙怀里抱着一摞书,走出教室, 准备回家。 由于是夏天,而这个时候是我们学校给予学生在校最大自由的时候, 藉着朦胧的月光我见三三两两的同学,在花园里散步、聊天, 不禁觉得心旷神怡遂也迈步走向花园,想从园里的小道上走出校门。 当我走到一少有人走过的灌木丛边时,忽然一个戴着遮住上半个脸面罩的蒙面人一跃而出, 右手摀住我因惊吓张开的嘴左手横在我胸前将我的双手别住, 紧接着就把我往花园角上的凉亭里拖我不住的挣扎, 可再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他的铁臂。 来到凉亭,他放开左手,从屁股兜里掏出一把匕首, 贴在我的脸上吓的我马上停止了挣扎,双手一软, 书掉到了地上。 这时那蒙面男人才移开捂着我嘴的右手,而我由于害怕, 没敢叫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浑身战栗, 不知如何是好。 那蒙面男人把我的双手背到身后捆住,让我坐在他怀里, 这样我们就像一对情侣一样虽然偶尔有人永远不远处走过, 但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那男人左手搂住我的腰,右手伸进我的吊带背心里, 在我的乳峰上摩挲我的那粒小豆豆不争气的站了起来, 而且气鼓鼓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硬。 他用拇指和中指轻轻的搓弄,食指不住的点击, 无名指和小指则继续在乳房上徘徊。 弄的我竟然忍不住从紧闭的双唇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 这时那男人放开我的腰身,左手接替右手撩拨着我的乳头, 右手则移到右乳开辟第二战场我的呻吟声也不由得加重了。 就这样被他把玩了一会儿,他的头凑到我的耳边, 轻轻的对着我的耳孔吹气轻咬着我的耳垂, 然后又移向我白皙的脖项轻吻着。 我终于张开小嘴,销魂的「啊」了一下,他马上即使的用嘴接过我的呻吟, 肆意的吻着我的嘴唇。 而这时候的我心里的害怕已经被情慾代替,同时一种好熟悉的感觉漾上心头。 稍微努力集中一下思维,使劲嗅嗅这男人的气味, 我立刻明白了: 是爸爸是我亲爱的爸爸!想到这, 我不禁又是一阵兴奋也故意不说破,开始去享受爸爸玩的花样带给我的不一样的刺激。 当爸爸将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时,我立即将丁香小舌主动送上。 亲吻了一会,爸爸将我的右乳交与他的左手, 右手撩起我的短裙直接向我的三角地进发 在那里爸爸隔着我内裤那层布抚摸着我那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交汇的地方, 用中指在我阴阜中间来回的摩擦本来就有点湿气的护阴布立刻湿得一塌煳涂, 我的躯体开始不断的扭动着想发出欢愉的呻吟, 无奈口被爸爸占据着只有呜呜的哼哼着。 慢慢地,我的大阴唇张开了,爸爸将我那已经湿得不成样子的小内裤搓成绳, 搁在大阴唇与大腿的凹缝中右手开始直接拨弄我的花蕊, 还将把中指和食指并在一起插进我的阴户里, 慢慢的抽动一点点地深入,伴随着爸爸的深入, 我的呜呜声也越来越急促当爸爸的双指完全插入时, 爸爸还用拇指撩拨了一下我那突起的小阴核 我马上浑身触电般颤抖了一下花朵里已是花蜜溢然。 爸爸不断搅动着手指,撩拨着我的阴蒂。 我并拢双腿,不断的摩擦,摆脱了爸爸的亲吻, 贝齿咬着嘴唇尽力不发出淫糜的呻吟,其实因为是怕我自己忍不住叫出「爸爸」, 以免让他知道我已经认出他了。 这时爸爸的鸡巴早就涨得不成样子,他再也忍耐不住了, 迅速把我的短裙扒了下来吊带也撩了起来, 并将我的身子转过来面向他月光下我的一对白嫩的椒乳顶着两颗红樱桃霎是可爱, 阴户正淫水淋漓的对着爸爸两片又红又嫩的小阴唇撑挺得胀硬, 除了末端那块鸡冠形状的小皮尚有皱纹外里外嫩皮都绷平得光滑, 阴蒂胀卜卜的圆头布满血丝尖端凝吊着一串阴户流下来的淫水, 亮晶晶地闪着反光垂垂欲滴,阴道口像鱼嘴般一缩一张, 暗示着欢迎随时候教。 爸爸还想再撩拨我一下,于是把涨得发亮的龟头在我的鱼嘴上摩挲, 这下让我开始吃不消了遂把小嘴凑到他耳边, 小声说: 「噢……好难受……痒死了……啊……爸爸……不要再磨了……酸麻喔……嗯……酸……你要干就尽管干……别再折磨你的女儿了……嗯嗯……」听到这 爸爸一楞随即笑了,拿掉面罩, 轻轻的问: 「乖女儿, 刺激吧?是不是比较的有趣啊?」说完不待我回答, 就沉一沉身盘骨一挺,转眼间就把怒挺的大鸡巴全根插进它经常进出的我的阴道里, 我亦随即把腿一夹嚷出「啊……」充满无比满足的一声, 恩承不胜地张嘴喊出。 看我非常受用的表情,爸爸不禁豪气大涨,下体连连耸动, 我的粉臀也一起一落的配合爸爸的抽插胸前两只挺耸的乳房, 随着我雪白肉体的不停摇摆像一对白鸽一样上下翻飞 爸爸忍不住用嘴轮流叼住我的两颗乳头吮吸着, 我更是酥爽难当上身整个后仰,长发凌乱的遮住了脸。 瞬间我已是娇喘吁吁,香汗淋漓了,爸爸的大肉棒在我的小穴里又紧又滑又爽, 我的花蕊里面有无数的小肉瓣好像变成了无数细小吸盘, 裹着爸爸的大阴茎又压又夹龟头好像给把小刷子在扫撩, 酥美得爸爸直打哆嗦。 我也被插得舒畅莫名, 张口不断高喊低吟: 「噢……哦……你的肉棒好……好……长……啊……好舒服……啊……到花心了……干死我了哦……好胀……好爽……哦、哦、啊……你真会插……插死女儿吧!」在我的销魂声中爸爸越插越勇, 每每插到深处让我子宫口把大龟头紧紧含住, 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爸爸的大腿上 这时的我已经濒临性海的高潮两条又白又嫩的修长小腿, 高高地竖在爸爸的腰后蹬得又直又硬,爸爸每插一下, 我的双腿就抖一抖嘴里一边呻吟,屁股上下挺动着, 有节奏地伴着爸爸的进攻在套弄。 终于我达到了高潮, 我仰高头断断续续地吭叫: 「噢……美死了……爸爸的鸡巴太长了……噢……顶得我的花心……真酥麻……舒服死罗……先不要射精喔……人家还要爽……噢噢噢……我要晕过去了……」我剧烈地摆动着身体, 再打了几个大哆嗦等到高潮过后,才全身酸软地抱着爸爸的头,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爸爸轻轻对去说: 「宝贝,过瘾吧!爸爸给你的惊喜不错吧?」「是啊, 爸爸好过瘾啊!可你好坏哦,把女儿快吓死了!」说着, 我还轻轻的在爸爸的胸口打了两下。 「喜欢吗?我的乖女儿,想想啊,在你的学校里, 在四周都是你的同学、老师的地方又是你被偷袭的插入, 多刺激啊!」「是啊真的非常刺激啊!在这种地方和我亲爱的爸爸乱伦, 多么的过瘾啊再加上点被强暴的感觉,真是不一样哦!」我看了一下周围来往的同学和老师, 淫荡的笑了笑舔了一下嘴唇,又挺动了一下小腹, 磨蹭了下那正要滑出我阴户的「小爸爸」 主动在爸爸的嘴唇上撮了一下: 「不过, 人家不能大声叫床怕爸爸不尽兴啊!」「那你就小声点叫啊, 小浪妞一会我们回到家,你再大声的叫啊!」说着, 爸爸坏笑着开始吸吮我的乳房。 就这样,我们父女两个亲昵地挑逗着对方,不断的说着淫话, 休息了一会儿后爸爸把我的身体翻过去让我双手按着凉亭的石凳, 弯下上身突出了屁股,把两腿左右分开。 爸爸站在我的后面用双手扶住我的屁股,把鸡巴再次滑进了我的嫩穴。 「噗」的一声爸爸用力的插了进去。 爸爸刚开始抽插,我的腰就配合着前后摇动着。 爸爸赶紧从腋下伸过双手紧握住我日益丰满的乳房。 「啊……喔……」我上下一起被进攻着,那快感贯穿了全身。 爸爸的手指忽然用力又忽然松开,令我感到爽得飞上了天, 呻吟声也逐渐升高体内的肉棒早已被我淫水淹没了, 在我的体内深处发出了淫水激荡的声音。 爸爸的阴囊随着抽插一下一下的打着我雪白的屁股, 发出肉与肉的撞击的「啪、啪」声。 每次爸爸都将他粗壮的肉棍完全查进我已泥泞不堪的小穴, 研磨几下后再将鸡巴完全抽出只把大龟头留在里面然后再又全力急速插入, 每一下都插到花心冲击着我的子宫颈,我就感到自己的小嫩穴又胀、又酸、又痒、又麻、又爽。 「啊……我不行了……喔……快……喔……啊、嗯、哦……爸爸大鸡巴真好……好……干死小女儿了……啊……哦……再深点……呀又碰到……哦……啊……人家的花心了、啊、又一下、哦、哦……好胀啊……好满啊、啊、哦……爸爸好坏……磨人家的花……花哦花……心……人家都被你……哦……插……插穿了!呀……插穿婷婷吧……」我淫荡的呻吟声, 使爸爸更加疯狂爸爸双手扶着我的小屁股,抽插速度勐然加快, 我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 在爸爸巨大肉棍抽插之下,我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加上全是汗水的乳房随着肉棍对嫩穴的冲击前后摆动, 更是新增了许多快感: 「小妹妹……啊人家的小妹妹……被你的哦……哦大鸡巴插的好爽 要飞了……哦……要飞了……快……快……哦哦……啊啊……啊——插死你的女儿……插死婷婷……插穿婷婷吧……啊噢噢……好棒……呀……哦……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啊……」突然间我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 让爸爸的肉棒清晰地感受到我的蜜洞达到高潮时连续的痉挛 好像一只小手紧紧地捏着爸爸的龟头这种紧暖麻酥的感觉由龟头传染至整枝阴茎, 直及爸爸的大脑皮层。 爸爸双手把住我的小蛮腰,下意识的把鸡巴迅速抽到阴道口, 立刻臀部竭力前顶大肉棒迅勐插入,同时用力地把我的粉臀揽向阴茎的根部, 龟头一下子穿透了子宫颈扎进了我的子宫, 霎时全身的神经勐然抽搐一股热流从颤抖着飞奔而出, 用难以想像的惊人速度和劲度 勐烈的冲击着我的子宫: 一股刚射完, 下一股随即接踵而来连续七、八股,龟头被子宫颈卡在我的子宫内, 一口气将爸爸身内的精华点滴不留地全部注入我的子宫。 磙烫的精液浇在子宫壁上,加上龟头撑开子宫颈的痛楚与快感, 使尚在高潮中的我又被顶上巅峰再一次全身抽搐发出的强烈颤抖连爸爸的身躯也受到震撼, 淫水像关不拢的水龙头般长流不息顺着阴茎流到爸爸的腿上, 继而流到地上。 许久爸爸将因射精而疲软的鸡巴抽出我的阴道, 我已经晕了过去软软的趴在石凳上,脸上兀自带着甜美的笑容, 小嘴因高潮快感冲击时的喊叫还张着一缕口水从嘴角淌下, 顺着脸颊流到粉红色的乳房上乳白色的精液从我微张的小阴唇里满满的淌出, 混着高潮的淫水与阴精顺着白嫩的大腿缓缓流下。 小憩一下,爸爸整理了一下我们的衣服,掺着已经疲软不堪的我, 离开了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