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告白。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告白。
多年前的那短短一刻,我彻底明白,这种机会以后不会再有了, 激情后的冷静让我内心那股罪恶感油然而生, 对不起好多人女友、弟弟、父亲,以及关心我的所有人, 直到现在每当回想起那时的回忆,总会无法自拔, 一遍又一遍的想像那桐体的粉嫩香味,滑腻温热的下体, 带点咸湿的汗香散乱的发梢随着身体而摆晃, 我的胸膛紧贴的两团软嫩的乳房直到…。 不同的是,我打出这些,不是想写出一篇有头有尾, 交代清清楚楚的故事我只是想把那段往事,透过文字烙印在这世上, 是谁是真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顺着我的叙述, 你将一窥我内心世界很单纯的,想说些甚么似的, 毕竟我不是写小说的料也不是甚么高手,看得雾煞煞, 我说声抱歉就这样。 乱伦情与慾,一直以来便是人类的禁忌,年少时对于性的一只半解, 那是我的开始等到我明白这种爱恋感情时,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恋母情结, 渐渐的对母亲开始有遐想,接下来是性幻想, 学会手淫后更是将母亲当作性幻想的对象,母亲不像那些影片一样, 每个的挑过的熟女艳母我的母亲很平凡,对家庭照顾有加, 在家里踩着缝纫机赚点外快很一边大众化的女人。 没想像小说里的淫母一样,美艳动人,身材完美, 巨乳?没有翘臀?也没有,熟女勾人淫秽脸蛋?很抱歉, 并没有是很普通的良家妇女,年过四十该有的鱼尾纹当然有, 不过唯一不错的是就是五官端正,皮肤干干净净, 这样而已走在路上顶多弯下腰,路人会瞄屁股, 等看到脸蛋就觉得还好的那种身材约164, 瘦高型中年发福屁股外扩变大,但是我不得不说, 母亲的臀部就是让我第一次手淫的画面。 母亲胸部A,几乎飞机场,穿着一般欧巴桑穿的衣服, 平常根本没打扮但也就这样,母亲在家就压根不会认为, 有人会对她有淫慾所以有时穿着会很随便,薄短裤短T在家里走来走去, 那屁股把整个碎花布缝制而成的薄短裤给挤出一个水蜜桃的形状, 尤其是在厕所里坐在小板凳上,托着洗衣板刷洗着衣服时, 完全不知道在背后有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的肉臀, 微微露出的黑色内裤更是令人心跳加速。 或许我跟一般人不太一样,朋友看到正妹打扮可爱, 奶大露大腿嗲声嗲气的跟她撒娇,就可以躲在厕所里尻个一枪, 而我看到母亲平时对我的嘘寒问暖,让我深感觉的, 这就是母爱但是,偏偏我又对母亲有性幻想, 这让我很想抽自己一巴掌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我喜欢的是那种, 超越道德观的偷情即是,母子相奸。 有道是平常想不到,想到就无时无刻都想着, 想着怎么跟母亲乱伦现在网路资讯发达,随便找都有许多范例, 但往往的都虚假或许这种关析只能存在于想像, 不能写得真否则引人犯罪,不胜唏嘘,不过网路上真真假假, 大家都明白心中的那把尺有很多事情想想便可, 就算真假那也是别人的际遇,管不着,但是随着时间的拉长, 对母亲的淫慾却是越来越重。 最后,我选择大方告诉母亲,让她知道我的感受, 而母亲却十分镇定早已经发现我的异常,这也难怪, 女人的直觉总是特别敏锐我好说歹说,母亲终究认为, 这种事情是不被允许的只要一发生了,往往是没好下场的, 之后我试着尝试看别的口味的影片将对母亲的那份特别的感情给转移掉, 一开始还挺有用的后来顺利交了个女友,也渐渐淡忘对母亲的邪念。 但是事情总有变化,发生关析的前因后果恕我难以解释, 总之当我回过神时,我与母亲的关析竟然演变至今, 明明白白的就是互相偷情泄慾你情我愿,不是单方面的性需求, 不是淫母不是性慾极强的儿子,而是单纯的双方都有这种性需求, 所以当母亲右手握着我的阴茎上下套弄时那种兴奋感比美女帮你手淫还要有快感, 爽的我的身子都不自觉得发抖。 母亲星期六早晨不用上班,所以那就是我与母亲偷情的时间, 微微隆起的乳房黑枣般的奶头,在我手掌中不停搓揉, 而母亲闭着双眼用身体享受我的爱抚,我肉棒在母亲的阴毛上来回磨擦, 强烈的性慾只等父亲一早出门,我就急着找母亲, 翘的朝天的老二在母亲的股沟中上下磨擦,超越母子亲情的性快感, 就是让我一次又一次无法自拔的母爱。 在床上压着母亲的身子,把母亲两腿张开,下体不停的抽动阴茎在肉穴里来回, 如果床上的女人次个普通人或许这很平常,可是偏偏是自己的母亲, 让儿子压在身上发泄体内的精力,而自己阴道的肉棒贪婪的夹紧, 淫液浸湿了床单多久没有享受到年轻男子硬挺的阳具, 大腿与自己的屁股撞击撞的高潮连连,气喘吁吁, 每一次的挺入都是顶到底背着老公与儿偷情, 算是背叛吗?两手捏着母亲的肉臀从后面不停的撞击, 每一下都能感觉到母亲痛楚的呻吟毕竟自己年轻力盛, 抽差更能让母亲回到年轻时期差点都要忘了自己现在身为人母, 高潮的性爱、犯罪的偷情在过程中,不愿想、不愿谈, 彼此之间只剩肉体的结合享受在短暂的性爱, 当激情结束后没有情人之前的调情,没有情侣之间的温存, 剩下的是彼此的一个眼神像是偷吃糖的小孩, 深怕被别人发现似的。 至少在面对别人时,我跟母亲还能神色自如, 但是随着次数增加两人都深感害怕,但是舌头交缠的唾液、绵延不绝的闷吭呻吟, 像麻药一样一次次的麻痹我自己,平常在家与母亲个关析, 可没有这么随便想上就上,母亲也不是那种性奴, 随我玩弄毕竟真实世界中,至少,我还没敢开放到这种程度, 偷偷吻着母亲揉着屁股用肉棒蹭柔软的小腹, 就足够让我硬了一圈自己尻枪泄慾了。 现在成家立业了,事业、家庭,压得我喘不过气了, 这才真真正正的切断这种不伦的关析虽然偶尔在我的要求下, 母亲还是会替我口交手淫但那也只是少之又少了, 最后这短短的故事,当做平凡无奇的小说看看便可, 文笔不好请多海函。 「淫情性慾让人狂,爱母偷情是不该,诱人韵味一在来, 粉味享受在此刻」。